砚友

“热情洋溢的自由灵魂在熠熠生辉。”

【涩陀】赋予情一死

 @温歌煮酒 


  火车呼啸而过,拖着长烟经过原野。浓厚喷涌而出的滚滚烟雾在漫长的旅途中留下一丝影子,但很快便随风消逝了。

  陀思妥耶夫斯基思忖着旅途的时日,窗外的景色似被风卷起来飞快地交换,映上模糊迷离的幻影在玻璃上。车厢里过于沉寂,车厢动荡的声音在空气中回响,以至于给人造成这是一班驶向死亡终点的列车的错觉。 
  十一月了。 
  “打扰了,”一个青年男子走了过来。“请问我可以坐在你对面的座位上吗?”他用那悠扬的语调说道。 
  “当然,...

阿蒙特丽莎

   是暮春时节,她来到了我的面前——那让我始终感觉奇妙的少女。
   阿蒙特丽莎是突然来到我们学校的,十七岁,是个犹太混血,乌黑浓密的鬈发,像是颜料滴在水中渲染开来的碧色眼睛,既朦胧又迷离,却暗波涌动,时常泛着光芒,是十分美的眼眸。她生得很美,不是第一眼便被惊艳的那种美,而是越是看她越是柔和,五官越发柔美起来,一双极其有神的眼睛动人心魄。
   阿蒙特丽莎来到这里之前在各国辗转,据说她能说四五种语言,俄语、英语、法语、意第绪语,还有犹太民族的希伯来语。我问她为什么会懂这么多语言,她看了看我,回答说:“如果不是所有人都懂你的语言呢?只有学...

月光吻君

请吃,请吃啊。这对真的好吃。

春与月见山:

  春掬着簇簇鲜红的山茶花,浓郁的红色像是染上少女的唇,唇与花是一样纯洁却又鲜艳的颜色。她抿着唇笑,发带随着动作小幅度晃动。 

  二十岁啦,二十岁的烂漫年纪随风飘来,催红了女孩的脸庞。「春,春!快到这里来。」雅子用那清脆如铃铛般的声音轻声呼喊着。

  「您怎么了?雅子小姐。」春迈着轻盈的步伐快步跑过来,乌黑的秀发随风舞动,在她站定后才轻柔地落在她肩上。 

  面前的人是收养春的雅子小姐,是位亲切善良的女性。...


点♥我♥看♥三♥人♥组♥在♥线♥卖♥苹♥果

其实和鹿激情讨论的时候觉得非常好玩,没想到她就写了。笑到面部肌肉酸痛.jpg

山见鹿:

warning:苹果组三人的沙雕学院日常。特别爽文,特别ooc,点开需谨慎。

部分脑洞 @过饱和喵  @砚友 


1.

新来的同学是个俄罗斯人,是个肤白貌美个子高挑的小帅哥。小帅哥站在台上操着半生不熟很难听懂的日语做自我介绍:

“我叫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你们可以叫我费奥多尔,也可以叫我费佳,也可以叫我费久沙或者费季卡。”

太宰治同学学得很快,身为班长,他发扬了友爱互助的精神,决定先和新同...

【太芥】花地埋葬

    我感到胃里像惊涛骇浪不停地翻涌,浑身抖得不行,寒意渗透进我的骨髓,可我依旧要咬开一瓶酒,将它灌进肚。我的大脑清楚地告诉我:酒精在麻痹着我,酒精融进血液里通过血管流遍我的全身。

    我想嘶哑着喉咙,无言地诉说,但发出的只是“呃…嗯…呜!”的无助声音。同时我的泪也溢了出来,呼吸道像被灼烧过一样剧痛。酒精像成了硫酸将我的喉咙腐蚀,但它又在我的胃里燃烧,使我的胃部成为阿鼻地狱。

    令我感到痛苦万分的源头却不知去向……这令我万分焦躁,内心饱受煎熬。他让我寝食难安,...

雪终将消融

 @ANRIO临川 


  芥川龙之介第一次与陀思妥耶夫斯基接吻是在一间废旧的仓库里,窗外飘舞着雪花,是白茫茫的一片。他们背对着窗,白色的光线透过玻璃窗子洒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外套上,而他将芥川龙之介用大衣外套罩起来,一手托着少年的后脑勺,一手轻柔捧着他的下颚,闭着眼睛虔诚地吻他柔软的唇。芥川龙之介眯着眼只能看着微弱的光在陀思妥耶夫斯基周边描了一圈白色的轮廓,太暗了他看不清别的什么,他能感受到陀思妥耶夫斯基正将手从他的下颚那松开,随之渐渐滑到他的手边将他骨瘦如柴的手握住。那时他记得陀思妥耶夫斯基伸出舌头来碰了碰他的唇,而后他微微张开了嘴……那是他们第一次那样亲密...

【涩太】鲜活

    我觉得喜欢我的人都是鲜少的可怜人。他们是芸芸众生中被选中的可怜人,因为他们的心脏将会成为我的养料被我吞噬。他们鲜活艳丽的心脏在我红色的眸子里跃动,我贪食着他们的心。爱上我的人面临的只有悲剧,我始终明白这一点。可我并不在意,为什么会因为这样的事而去痛哭,而去悔恨,那招来的只有挥之不去的阴影。我更愿让他们在熊熊火焰中燃烧殆尽,星星火光落进我的眸子里。我不讨厌自己的红眸,相反我非常喜欢这艳丽的红色。或许有人会作呕,我喜欢倾听他们各种各样的言语。我不在意,我确实不在意被当作是个怪人,是个疯子,甚至自怜者。(当然我不明白他们为何将我视作自怜者)...


1 / 3

© 砚友 | Powered by LOFTER